地学探索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171|回复: 1

老地质队员的野外故事(7) 古城池和高原湖泊之猎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5 21: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天走了半天高原山路,过了4条河,中午站在高处,可以看见山下是一个盆地,很平,盆地中央是一座石头城,在阳光下反射着柔和的阳光,在城池边上是一个平镜般的湖泊。曹大棒子下马,走了过来,拿出三支烟,对我说:给彭工上个香吧,都是一个单位的。我听完后,下马点着三支烟,摆在湖的方向。在下午5点,我们到达了女人城南门,城门已经塌了,所有人都五人一组,缓缓朝东门走去。路上只有一声声马鸣。这座城池确实不错,一堆堆废墟上耸立的残柱都是一个合抱粗的松木柱,城池规模不小,一共有六个门,南边是一片废墟,看来当时建筑物都集中在南区,路过一间房子,我看还像个模样,就和曹大棒子进去看了看,里面桌子,炕都是完好的,炕边上还有一堆焦炭。曹大棒子过去摸了下那桌子,只见那桌子瞬间化为灰烬,看的我和曹大棒子眼珠差点炸出来。
    护卫我们的黄萝卜也吓的嗷嗷叫,黄团听见叫声,和殷参谋、付参谋快马跑过来,问:怎么了,看见什么了!那个黄萝卜说:那个桌子一秒就化成灰了,我就喊了声!黄团朝他身上就甩了2鞭子,大声说:下次再在地方**面前大惊小怪的,乱喊乱叫,自己去跑10个五公里越野再回来吃饭。我赶紧说:他能喊出来,说明军人有勇气,我们都吓的不敢喊!黄团恨恨的看了那黄萝卜一眼,调马头走到最前面。下午按计划,在城池东北角建了大本营,用里面的条石建了个简易围墙,按了2挺机枪,深夜10点才开饭,吃完饭后,就睡着了。第二天,用热水好好擦了澡,又美美睡了一天
    就这样修整了三天后。曹大棒子、付参谋、我和一个班的战士朝北山走去,寻找上次拉剖面的标志和矿化点标志,下午才找见2个标志,在商量之后,计划将营地建在矿化点旁边的山坡下,第二天,所有黄萝卜都上来了,砍树围成栅栏,又在营地周围围了一圈铁丝网,曹大棒子和2个兵出去打了十多只雪鸡。晚上在新营地,美美的喝了一顿雪鸡汤。第三天把营地修整好之后,按照安排,我们2人带一个班搞填图,付参谋负责带测绘班搞测量,殷参谋负责带人在矿化点上挖探槽和取样,黄团和丁政委负责后勤和安全。待了一星期,没发生他们前面提到的怪事,我和曹大棒子还嘀咕这些黄萝卜可能枪走火打死彭工赖上一条倒霉鱼的。有一天,我带手下4个黄萝卜填图跑完预定区域,坐在一块石头上欣赏高原湖的美景,还准备指挥他们捡点干柴好回去烧水洗澡,突然看见湖面上起了一圈圈大的波纹,只见一条黄鳝一样的生物在靠近湖面的位置游动,在那么大的一个湖上看上去很明显,最少也该有40米长。只听一声枪响,在湖面取水的战士提着桶猛跑,原来丁政委也看见了,开枪示警。枪响后,那个生物就沉入湖底了。晚上吃饭,丁政委问我:你看见了什么?我说:有一个像黄鳝的生物,40米左右吧,朝岸边游。丁政委说:我没看见多长,但是我看见它半个头了,确实长鹿角,还有须,看起来很像龙,我一直不相信,没想到没想到啊,真有龙!满桌的人,听了后,脸色都一沉,丁政委把这个事情电话报告给了黄团,黄团决定以后取水只在护城河里取,钓鱼也只在护城河,禁止到湖边。结果以后顿顿吃鱼,这里的鱼也很怪,没有鱼鳞,身上只有一根刺,还很肥,鱼肉跟猪肉一样有肥有瘦。后来只在宜昌吃长江肥鱼,才找见味道和这种无鳞鱼差不多。时间过的很快,一个月过去了,我和曹大棒子的填图也搞完了,探槽采样的化验结果也出来,品味很高,作为重点勘查区,第九队带着一个动力头的钻机也进来了,和我们一起搞会战。我和曹大棒子暂时闲了几天,就在城池里到处转,天天扛把半自动,提个工兵铁锨在南门那堆废墟里挖。曹大棒子每次都兴高采烈的说:我要是挖个国宝出来,我就不干了,房子带老婆全换新的。挖到第四天,在一幢废墟里挖出半个玉玺,上面是阿拉伯字,我们立马精神大了,又挖出上面有鹰图案的几枚金币,晚上乐呵呵的在黄团面前显摆,黄团左看右看说道:当地人的传说可能是真的,这个城池可能就是当年信回教的人建的,我们一路走来都有古代路的痕迹,这里应该是个贸易通道的高原古城,对面国家全民信回教,就靠近我国的那块蒙古人信佛教,@@班最鼎盛的时候还专门把那尊大佛炸毁了,为了这尊佛,当地人还要求中国亲戚给武器给物资,跟回教徒进行宗教圣战,你说那个@@@班也怪,你信你的,别人信别人的,就跟吃饭一样,你喜欢吃辣的,你就不让别人吃甜,这不是混蛋么!我要是老大,我就给原子弹了,@@@班都支援敌人坦克搞分裂了,我们也可以在那误炸几个导弹么!曹大棒子呵呵一笑说:是啊,我们龙袍加身的时候,带兵打准部蒙古那才叫狠,他们叫板跟我们爱新觉罗平分天下,好吗,直接给你灭族,打的只有一个大沙漠叫准葛尔,有名字没有人!剩下的人都入@@族里了,连民族都改了。过去伊犁将军统治边疆省的时候,都是连坐,五家少数民族和一家满族连坐,要是满族家一个人没命,这五家全死,那时候少数民族天天蹲满族门口守着,就害怕你出意外。估计这座城是蒙古人打老毛子的时候顺便给灭了,但是为什么这座城后来没人了呢?黄团也摇摇头说:边疆省历史上就是个大战场,从古打到今,我原部队负责找黄金,去的地方算多的了,我现在很唯心,不唯物,见的事情多,现在好多都想不明白,一次我们在东天山里一个山谷,那里面一地的白骨啊,最少死了有上万人。有几具尸骨盔甲都是镀金的,马上面的装饰都是镶宝石的,我们进去的几个人一人捡了一套就下来了,晚上就在山谷口的山洞里住,晚上整个山谷都是人的声音,还跟打了一场大仗一样,我和战友趴山洞口看,没被吓死,山谷里密密麻麻站满了人,我们洞门口有一圈人就围着转,可望不可及那种感觉。我们吓的一晚上没睡觉,开了几枪没反应。第二天早上点了烟,倒了酒,把拿的东西又放回山谷,把包烧掉,第二天晚上再没看见。还有前面2个战士在这个女人沟看见东西,我是绝对信的。但是为了稳军心,必须不承认,你这个玉玺不错,送我算了!曹大棒子一听,赶紧把玉玺从黄团手里拿回来,说:一个学校的,不分彼此,你混不错,要拿就拿个完整的,破的就放师哥这吧。黄团说:好,好,逗你玩,你真成真了,你知道么,九队昨天也看见那个鱼了,他们给钻机补水,挖2层抽水坑的时候,10多人都看见了,打了几梭子,那条龙直接潜下去了。曹大棒子说:不行让调几个火箭弹进来,它下次出现就直接炸死算了。黄团看了看曹大棒子说:这个东西也不是一天就那么大,它只要不上岸搞事,就相安无事算了,老辈人见龙落地都要拿自家棉被湿水去救得,我觉的要直接打死会有报应的,有的事情还是相信点好。我看看曹大棒子说:回去睡吧,明早继续去挖。这个时候,外面哨子声响起来,只见在城墙上的哨兵喊道:南区,东区都是人,你们快看!曹大棒子、我、黄团赶紧爬到城墙上,看见南门那块、东门那块都是人影在那晃悠,但是绝对看不清,这个时候九队带队徐参谋长打来电话,声音都变了说:我们这边都看见好多人在周围晃,你们能看见么,怎么办?
    黄团说:有什么怕的,又不会对你开枪,我们这边是全部枪上膛的。曹大棒子说:出去转转你们当兵的敢不敢啊?!黄团抓起枪就朝外走去,对门口几个哨兵说:走,我们去九队看看去。曹大棒子和我一人拿个工兵铁锨跟着走了出去,九队离大本营也就是300米,因为是钻机队,驻地人很少。300米的距离要穿过一块废墟,只见一串串的人影,成直线的在走,感觉好多人在菜市场买菜。黄团就直直穿过那一排人影,感觉就是2个世界的人在寻找一个交集。月亮很亮很圆,感觉十分神奇,没半点恐惧和害怕。我们一行人直直穿过那些影子到了九队的帐篷,大家待在帐篷门口看着这些忙碌的影子。俆参谋长说:奶奶个熊,这个真邪乎,挺整齐的,就是分不出个男女,看清又看不清的,老黄你们上次那战士估计见的就是这些东西吧。黄团闷声:恩,那个孩子自杀太冤了,这个应该是个磁记忆现象吧。过了10分钟,那堆人影就全部消失了,大家相互看看,都想说话,但是又都说不出来。气氛压抑的,俆参谋长长叹了一声:真不知道,我们干么跑这鬼地方来了,湖里有大龙,城里有鬼影的,一月拿那点钱,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的,我没让我儿子上军校真是对的。曹大棒子说:走吧,明天继续挖宝去。我听完他们对话,心里凉凉的,回到帐篷,我对曹大棒子说:曹哥,我不想待了,我想转行,这个工作实在是没意思,工作地不是高山,就是荒滩,找见再大的矿,也是别人在那赚钱,我们干看着。曹大棒子说:你先忍忍吧,我年轻的时候也这样过来的,谁让你学这个专业了呢,你想蹲办公室拿公章,谁让你家出事了,你没那个条件呢,这个就是命,今天见这个没什么,就是黄团说的,是个磁现象,我在金山也见过,山路上突然一排人在走,一会就不见了,我现在也好好的,你想开点,现在不错,吃喝挺好,有人保护,队长有扛枪的保护他么?队长现在见我们都要立正敬礼。听完曹大棒子一席话,我的职业生涯又坚定在地质行业了,人生就是一个个偶然事件发展成必然。晚上,我和曹大棒子都睡不着,我说:棒子哥,这些黄萝卜杀那几个东乡回就那么算了?你在金山也遇见过这些挖金的吧?曹大棒子闷了一会说:那些东乡回活该,部队物资任何时候抢都是可以击毙的,何况是这样一个项目,这些人敢干这个事情,你以为是什么善良的人,死一个太平一个,我在金山,确实见过这样挖金的,上次一车物资就是被拿枪抢掉了,没办法啊,这里是边疆的边境,好人谁来这。你还别说,我在金山还遇见一个事情比今天这个邪乎。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5 21:4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曹大棒子抽了根烟,缓缓说了下他在金山的经历:曹大棒子5年前带队去金山搞一个刚玉矿,住在金山里面的一个小村子里,物资车被抢了后,曹大棒子被枪托把头砸伤了,一个人躺在村民的房子里养伤,一个人天天孤独的咒骂那群森林公共安全专家不作为。一天下午,曹大棒子听见户主房子里吵架声音很大,曹大棒子一个人正憋了几天火,跑到户主房子门口大声喊:你们想死啊,大白天的吼啊吼的,练美声唱山歌呢!女主人打开房门,一下子跪倒曹大棒子面前,哭着说:你救救我孩子吧,她被蛇盘身了,她爸不在,你帮忙吓唬一下俯身的鬼吧。曹大棒子吼道:迷信,太迷信,大白天的哪有鬼,鬼这么无聊么。这个时候,户主的大女儿光着身子跑到门口,曹大棒子吓坏了,只见那女孩从**开始往上,一条像蛇一样的疱疹带一直盘身到肩膀上,一个个跟鸡蛋一样大的疱疹,看的吓人,女孩后面的衣柜自己在一跳一跳的,她的两个妹妹一人抱着她一条腿,不让她朝外面冲。曹大棒子上去就是两巴掌,把那小女孩脸直接抽青半边,那小女孩发出一个老太婆的声音说:你走。曹大棒子又上去两巴掌,然后到伙房拿了把菜刀出来对着那女孩说:我不管你是谁,你赶紧走,要不我喷狗血剁碎你。只见那女孩眼白一番,直接倒地,曹大棒子这下吓坏了,以为把这个女孩抽死了。赶紧抱起来放到床上,刚准备给女孩盖上被子,曹大棒子发现女孩身上的大疱疹消失了,皮肤变的光洁,曹大棒子暗暗的说声:诡异。这个时候男户主回来了,听说后赶紧蹲门口烧了一沓黄纸。女孩醒了过来,一张嘴把所有人吓一跳,一个男人声音说:把门口的黑狗关起来,我走不出去,我是那个老太婆拉我进来的。男户主壮着胆问他:你是谁,你要再装神鬼,我扇死你。他女儿呜呜的鬼哭了起来,身上的疱疹带又起来了,那个女孩从床上跳起来,一把将红色的窗帘撕掉说:我就是个过路的,被老太婆拉进来的,让我出去啊!曹大棒子问户主:最近你家有老人去世么?女户主说:她姥姥几个月前刚去世,她刚才的声音就是我妈妈的声音,把我吓坏了。曹大棒子一听。赶紧指挥男户主把门口的黑狗牵到对面邻居家。然后拿着菜刀说:狗没了,你现在走不走?不走的话,我现在就喷狗血淋你。那个女孩呆呆的看着曹大棒子,突然痛苦的挖自己前胸,转眼就鲜血淋淋的,曹大棒子上前把她抱住,女孩突然冒出一句:晚上还有人要走,我和他一起。说完后,女孩晕了过去,皮肤又恢复光洁,疱疹一个没有了。曹大棒子听完最后这句话,心里一阵发毛,到了外间问女户主:你们这里最近有病人现在还在家么?女户主说:这里就五户人家,身体都好着呢。曹大棒子隐隐觉的不安起来,夜里11点多,曹大棒子被技术员小丁喊起来,说出事了,原来一个青工蹲山里工地无聊,跑到对面金矿玩,路过路边一个地质队钻机时发现一个熟人,没带安全帽就走到钻机下面,那是一个塔式老钻机,上面一个零件掉下来,直接把那个青工的头砸掉了。曹大棒子跑过去一看,人早凉了,头直接一半没了,真应了俯身男鬼的话。曹大棒子因为这个事故,刚当上2月的项目负责也被撤销了,高级工程师也没评上,一直郁郁到今天。我安慰下曹大棒子,问他:你当时不害怕么?他说:害怕,那个事情出完后,我就没在那家住了。一直听我们说话的战士小蔡突然说了句,曹工遇见的我们叫借路鬼,我们那村子有个女的老被俯身,算命的说她家坟埋得不好,家里男人确实不是横死就是蹲劳改,有一年她亲二哥在青海刑满后回来,住了一晚上,死活不待老房子,一个大男人第二天吓的颤颤抖抖的,我那时候算半大小子了,她二哥说晚上只要一闭眼,就能看见家里死去的五扶内的老人都一人一身黑衣围着他绕圈走,一个个都不说话。她二哥可是因为在河里捞木材,跟人争执把人误杀被判大牢的,胆色应该可以。俺家和他家还是亲戚,第二天俺大陪他挨坟少了纸,他在老房子睡再没看见过去世的老人,我到边疆省从没遇见过,不过这里地真邪,你刚骂个人,不到1分钟他就出现你身边。曹大棒子听完,幽幽的说:祖坟,是啊,听老辈人说,当年孙大炮支持孙二疤子挖皇陵就是为了断我们的风水,后来满洲国确实也没折腾起来,我们的皇上都被劳动改造成平民了,睡吧,我预感这个地方,我们也快离开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Sponsored Links

QQ|手机版|小黑屋|地学探索 ( 吉ICP备08100770号-1

GMT+8, 2017-9-27 0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